[兄姊投稿: 短宣代禱信] 暑假日本短宣

文: 梁貝儀

「皆さんこんにちは、私は梁貝儀です。お久しぶりですね!近年ではどうですか?」這句由谷歌幫我翻譯的日文句子,它的意思是「大家好,我是梁貝儀。好久不見了呢!近來好嗎?」這一趟到台灣讀大學已經邁入第四年了,不曉得深井以及屯門的各位鄉親父老們,還記不記得我呢?在十八歲花樣年華時,我已決定委身上帝的帶領;這幾年在大學學到些甚麼?不過是學了許多符號組成的物理公式,也學習等候神的帶領。

這些年來,我在台灣的生活多姿多彩,四年來除了忙碌於應付課業,也少不了到台灣各處旅行,更少不了的便是與神同行,想更多的了解祂的心意。因著天父爸爸的安排,在台灣讀書的這些年間,在母親的母會—中華信義會勝利堂聚會,就恰恰好位於學校的對面,因此我能有穩定的教會生活,也參與了不少服事,此外,我在校園團契也有許多學習事奉的機會,不管在教會內或是教會外,都認識了不少朋友,也經歷了許多天父爸爸的同在和教導。當然這些年來,我很想念香港的父家,還有兩個神的家。 家,永遠都是溫暖的地方,它永遠都歡迎著自己回來,不管我離開了多久、離開了多遠…。然而,在這世上的家,並不像天家永恆,它們很容易遭到破壞,一瞬間化為無有。我指的是311東日本大地震,事隔已經三年了…,氣仙沼市油槽引發大火、仙台機場被淹沒,以及眾所皆知的福島核電廠核洩漏事故。 「日、月、星辰要顯出異兆,地上的邦國也有困苦,因海中波浪的響聲就慌慌不定。天勢都要震動,人想起那將要臨到世界的事,就都嚇得魂不附體。」—《聖經》(路二十一25-26) 2011年3月11日發生的東北地方太平洋近海地震,其伴隨而來的海嘯與餘震引發大規模的災害,影響範圍包括東北、北海道、關東等日本東部地區,其中又以福島、岩手、宮城等東北諸縣為甚,死亡加上失蹤人數超過1萬8千人,是繼2004年南亞大海嘯後又一次毀滅性的浩劫,亦為日本繼二戰後傷亡最慘重的天災,截至去年依然有超過31萬人居住在臨時安置所,高達10萬人的家位於福島核災區有家歸不得(據說今年福島核災區首次開放回家)。 日本人是文明的社會,且科技發達,復建的速度比想像中快且理想。日本人原是有良好天災防範教育的人民,他們一向認為「人定勝天」,他們樂於汲取知識,對於災難的處理不慌不忙。你很難理解為何瞬間襲來的大災禍,他們的恐慌卻仍不如我們預計地那般需要心理輔導,有許多日本人已經能與他人談笑風生,也能客觀地向你娓娓道來當時的慘況。 此時,也許你們會和我有著一樣的想法,他們需要福音嗎?他們會接受福音嗎?他們認識神的威嚴嗎?這是神對他們的責罰嗎?…是不是神的責罰,我不曉得,也不敢揣測祂的意思。但日本需要福音,極需要福音,這個對我們來說又愛又恨的國家,大約1.27億人口,但基督徒的比例卻是世界上最少的國家。311東日本地震以後,許多日本人的心腸都軟了下來,他們體會到人定不能勝天,他們開始願意尋找上帝,他們開始思考人生的意義,他們也開始發現在災後接受捐款,以後仍有一群人不停地向他們伸出援手,很多當地的宣教士正積極地與他們建立關係,且將福音傳給他們。天父爸爸讓我看見了他們的需要,放是,我正準備今年暑假隨教會短宣團隊到仙台、石卷兩個重要災區與當地宣教士配搭服事。這封是我參與短宣的代禱信,希望在主裡得到最親愛的家人—你們的支持和幫忙。 「耶穌對西門彼得說:約翰的兒子西門,你愛我比這些更深嗎? 彼得說:主啊,是的,你知道我愛你。 耶穌對他說:你餵養我的小羊。」—《聖經》(約二十一15) 兩個月前,我正思考著到日本短宣的呼召時,想起了初中時一股熱血地想學日文的自己…那時候的我只想多學個外語來充實自己的職場實力,母親勸勉我把語言也奉獻成為上帝能好好使用的工具,或許可以思考日本宣教,學了兩季,後來隨著課業繁重,學日文一事便告中斷。 「耶穌第二次又對他說:約翰的兒子西門,你愛我嗎? 彼得說:主啊,是的,你知道我愛你。 耶穌說:你牧養我的羊。」—《聖經》(約二十一16) 事隔多年,我認為日本不太需要宣教隊,因為他們的文明,因為他們的不排斥,因為他們的國際化,我以為他們只要願意放下自我或是一些文化價值觀就很不錯了。上了大學,教會每半年都會派出一隊國內短宣隊以及一隊國外短宣隊,每一次他們的分享都讓我感動落淚,然而,每次都很巧的我卻需要留守於學校裏頭埋頭苦幹補修被當掉的學分。但我從不願以課業成為不參與服事的藉口,多次興高采烈地向父母親提及想到泰南短宣一事,卻萬萬沒想到他們會勸阻,他們希望我先讀完我的大學,再思考前路。母親二次提到日本短宣,不論父親的教會短宣,或是其他機構。我不是不情願,但我不以為意。 「第三次對他說:約翰的兒子西門,你愛我嗎? 彼得因為耶穌第三次對他說你愛我嗎,就憂愁,對耶穌說:主啊,你是無所不知的;你知道我愛你。 耶穌說:你餵養我的羊。」—《聖經》(約二十一17) 其實,我做夢也沒想過自己會到如此文明的國家去賑災,311的第一年未曾感動過的我只是捐了少少款和為他們禱告了許多天,第二年還沒有感動的我正在了解福島福射禍害(正是我的學科),今年,我原本預備自己是否可以在暑假往泰南短宣時,天父爸爸把地點換成了日本。不瞞各位,這使我大大吃驚了一下,忍不住地、很沒禮貌地問天父爸爸:「祢確定嗎?」。 去年,教會有位姐姐因著感動,憑著信心便自己組了小小的一支短宣隊,聯絡了當地的宣教士以後,就這樣前往了仙台、石卷。聽著她的分享,我不斷問自己能帶給他們什麼?我不停地問自己半桶水的日文還能派上用場嗎?更問自己是否已經準備好與天父爸爸走這一躺旅程,更多地經歷祂,更多地看見人心裏的空虛,那個需要神的空洞。我問自己的信心夠不夠,愛心夠不夠真誠,心態夠不夠正確…,我找不到除了天父爸爸以外的答案,我相信祂的眼光更勝過我的眼光,我相信祂的帶領更勝過我的能力,若這事出於神,必定成就。 「你手若有行善的力量,不可推辭,就當向那應得的人施行。」—《聖經》(箴三27) 面對自己的課業壓力和關懷他人的不足,雖然通過短宣面試,我還是很傍惶。但在憂愁之後,在憂愁之中,在憂愁以先,都有神應許的同在,我要為此感恩,歡呼讚美。我似乎看見了他們的憂愁,也體會了神的憂愁,所以,我在這裡,接受神的差遣。 這趟旅程(2014年7月28日至8月7日),我們去仙台、石卷以與當地日本人建立關係為目標,盼望能對當地宣教士傳福音事工上帶來正面的影響。在這幾天的日子裡,我們會幫忙災區的重建工作,需要清理大量因海嘯而毀壞的物品和房屋,以及土和油之混合物。除此之外,我們還會藉由宣教士安排到各家庭探訪,並且配搭當地宣教士籌辦英語營。我們更積極地構想一些能使日本人願意與我們建立關係的文化活動,去年就曾辦過國際美食分享會。在這次的短宣隊分工裏,設立了不同的事奉崗位,主要有團隊行政、英語營負責人、康樂、司樂、文書、募捐籌備人,整個團隊共十位同工,我與其中一位姊妹接下了活動籌劃負責人一職,我們主要為英語營籌備活動、話劇,準備道具,且會規劃其他活動的細節,比如家庭探訪等等。 呼,代禱信謝各位耐心地看。願神按祂自己的心意成全萬事! 「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,叫愛神的人得到益處,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。」—《聖經》(羅八28) [註] 左起後排:Joseph、Naveen、Lori、John、Leon、(缺席)Luke 左起前排:Grace、我、Alice、Mei

│Share this post

兄姊投稿 Post a post

不一定要轟天動地、賺人熱淚,只要你真心分享,我們都願意與你一同分享。

 

投稿請按:

重點帖子 Featured Posts
近期帖子 Recent Posts